• 昨天晚起床一个小时,赶到办事地点的时候,公务员刚刚下班了。心里顿时烦躁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急着赶着要把事情在昨天全部做完,可偏偏闹铃那么不识时务。只好等待公务员们漫长的午休时间,拼命跟自己说:“没关系,别着急,下午,只要等到下午就好了,你看阳光多么和煦!”真的,原本是乱糟糟让人躁动的大街,我只是转角、拐了个小弯,就看到一条清清静静的巷子,阳光从梧桐树的枝桠上透下来,亮了半边街巷,也给了我勃勃生机。巷子尽头有条熙攘的早点(或者是冬日的午餐,嘿嘿)街,无证照的大锅大灶正在腾腾地冒...

  •     2009年有一个好开头。



        在冷冷的冬天,冒着热气的东西总是能让你从心里暖起来。老余说,冬天是看蒸汽的最好季节,多么应景的提议呀,可以让冰冻的身体和心灵都温暖跳跃起来。我还没有看到过真正的蒸汽机车,虽然一直知道在离老家很近的县城,还有蒸汽机车牵引的小火车。那天爸爸还打电话说,要带家里的客人去嘉阳坐小火车呢,好多外国人多去哦。在这小雪节气里,寻找蒸汽机车愿望更加强烈了。

    &nb...

  •     东西太少,像我这样做山寨货肯定是要亏本滴。

        本来想任意分发了,但考虑到最近懒得连博客也更不了了,就还是放上来让大家挑挑吧。为某些人特别定做的版本我就没放上来了,直接发送,嘿嘿。

        我的博客上人本来就不多,应该这些也够挑了。不急不急,都有份,hoho



     




    ...

  •  

    老实说,这个下午,并没有色彩的盛宴,委屈了十几台档次不一的相机。

    夏日的日暮与黄昏,原本是可以斑斓到让你的相机马达声不断的。这个下午,它却很闲散。然而,在盛夏入口处的武汉,你可以安宁地坐在绿皮车厢里不感觉丝毫燥热,可以不紧不慢地打开车窗,迎接舒缓的风与凉意。你便知道这是一个多么适合在市郊列车里渡过的下午,没有惊人的视觉刺激,也没有甩不开的热与汗水,你与这列布满尘灰的绿皮车,温柔地依偎在一起,心心相惜。

    还不止这些。...
  •     “为革命,保护视力,眼保健操现在开始!”




  • 公共汽车掀起彩虹热

    但其实内心很静默



     看不到星星所以玩弄光影
  •       出校门的时候一个老媪像孩子一样抬头看着我:“你要过街吧?带着我!”语气那样毋庸置疑。我脱口而出:“对,对,好,好!”伸手搀住她。过了两分钟才恍然大悟自己是要去投简历的,而且搭公车不需要过街啊。我们穿街,到达,然后我跟她再见,老人家灿烂笑容表达感谢。然后无比矫健地甩着双手走了,可爱如《花木兰》里木兰的奶奶,这位超人奶奶因为害怕过街就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把自己眼睛蒙上,悠悠然穿街而过,哇哈,人仰马翻車受惊;连笼子...


  •  



     
  •   端午节

     

    节日的传说总是诱人的。因亡灵而生,因神明而起,还有那些因香烟缭绕、贡品翻腾而喃喃自语的祈愿,总是能让人内心深处的情感升起来,“若你本是愉快着的,你就更加愉快;你是忧伤着的,你就更加忧伤”。 

     

    深夜的梦里,遇见高一时最欣赏的优秀女孩,还是那样淡淡地笑,还是长长的马尾辫,还是谦逊地提问,亲切地与我谈起未来……多希望这是真的呀。梦里的我会心地笑着,目睹她的快乐健康,对自己说:“是谁说她已经离去了?是谁说第二次高考前她在江边选择了放弃这个世界?她依然亭亭玉立,一如从前啊。”这个梦,一直还在吧。她许是真到了另一个世界,在我们看不到的空间里继续着她的追寻;一定是。

     

    青衣江有没有龙舟赛?包一个粽子,寄给江水。门边悬起的艾草,挂在窗外的菖蒲,鼓鼓的香囊和那些五花八门的节日道具,借着它们的力量,让不同时空维度中的我们都相见吧。梦这个水晶球,转动着;停在某一个角度,折射我心中的思念;球面展开,如水面轻轻荡漾开来,镜子内外,都是安心的微笑。

     

    愿,一切安好。

     

  • 今天见到许丹了,霍霍,粉开心。

    看到她很精神、很职业、很快乐。在广州一家公司里做事,是到武汉来出差的。时间很紧,只是一起吃了一顿饭就送她返程了。忽然间能见上一面,都会感到亲切,我想着就是同窗的涵义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