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下内容可以不必观看了,新家在http://seafirenamu.blog.163.com/

        欢迎各位移步。

     

     

        在上海见到古的时候,我想念她的《小确幸》,记得几年前特地让nana帮我问过她,为什么把博客关掉了。...

  • 好像是在元旦假期的时候,(天哪!现在春分已过了嘢)我数了数去年的愿望,完全达成的只有两件,就是学会了开车,换了个发型。⊙﹏⊙b汗,开车倒是自己学的,发型我只是付了钱,在温暖的玻璃房子里坐着睡了一觉。

    心里便很怅然,就不再想什么许愿的事情了。

    都是些小...

  • 今天是蔡定剑先生的头七。

    当我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立刻能想起那一年埋头在图书馆里完成导师交给的阅读任务时,厚厚的一沓复印资料中时常闪现的名字。在我稀薄的学术记忆里,蔡定剑是如此印象深刻的学者,他对宪政问题的研究,一直指引着我去思考。惭愧得很,我并...
  • 不是因为今天是感恩节才谢谢爸爸,是因为今天是爸爸的生日,刚好又是感恩节,所以把“生日快乐”换成了“谢谢爸爸”。

    我其实很少很认真地想念爸爸,因为认认真真地想他的时候,就会忍不住眼泪。但这个场景爸爸是永远不知道的,因为我跟他一样...

  • 哈哈,典型标题党来了。

    其实我想说:清晨和傍晚的海太美了。终于整理完了青岛的照片,看着那一早一晚的湛蓝,再一次鸡冻啊,感慨啊,留恋啊……什么时候还能再去啊!

    对于黄金周来说,夕阳下必定是人群涌动的,但晨曦下却是清清爽爽。所以,我们必须...

  • 处暑之前,我捧着一大碗凉拌西红柿吹着电风扇边吃边发呆的时候,电台里突然传来了任贤齐的歌——“就算全世界离开你,还有一个我来陪……就算全世界在下雪,就算候鸟已南飞,还有我在这里痴痴的等你归。”突出的任氏风格,短句子,简单的旋律。潮水般涌来我的思念:小明,你要快快乐乐地当妈咪哦!不要生病、不能太劳累、不要太迁就宝宝他爹,要心疼自己要常联系要相信自己。

    多好,任贤齐还在那样唱着,把我带回他许多年前喊着...
  • 昨天看了一篇文章,讲现代人因为网络的方便快捷多样化而渐渐养成的拖延症——逃避和偷懒——让本来应该早早完成的事情拖到最后:要么不了了之,要么赶工、熬夜勉强出活。

    警醒得很,於是便在4月的最後一天發願要完成上一次旅行的照片的整理工作,並且記流水帳一篇。因為接下來又是五一的行程了,又會有一堆照片要整理。



    因為魯迅的關係,我是很想去紹興的;因為要去紹興,我對魯迅的興趣又一次...

  • 高中语文老师交给我的命题作文——竟然是我从来没有尝试过的素材和形式——武侠。限时完成,不得耽误。

    努力回忆似曾相识的金庸片断,试图模仿一二,还是不得要领,急出汗来——在焦急中醒来,夜漆黑。



    据说,多梦是睡眠质量不好的表征。

    生命中,总有一些交不了答卷的作文,化解不开的梦魇。

    ...

  • 不管怎样,我还是不能比炎热起得更早,每天出工的时候,太阳都已经把大地烤得炙热了。只不过在立秋之后,我看见晨光被树林分割的景象,假想如果……这是温暖的,带着薄雾的冬阳。

    建筑学院看门的老师傅已经跟我混得很熟络,仿佛无限智能的打卡机。“今天好早。”“今天要迟到咯。”“今天回来得太晚了。”不管怎样,我还是没有比他老人家起得更早,在种满桂树的小庭院里,他每日都在我到来之前收拾好了...
  • 沒有畫筆的我們,隨處見到執筆而畫的人,這個村莊值得你分分秒秒地凝視,實實在在去感受。找個地方坐下來,慢慢完成一副畫吧。

  • 洲嶺小姑娘都沒有去過家鄉的三條橋,這完全不是她的錯哦,她知道在盤山公路的一個不起眼岔路口,有一塊小小的石碑指向山林深處“三條橋”。這個岔路口在離洲嶺村還有十多分鐘車程的地方,周圍并沒有鄉村和人家,也不是盤山公路中的顯著節點,突突的,就出現一個小分叉了。岔路也是窄窄的山路,迅速攀升后急轉一個彎,就完全消失在山林中了。就算是當地人,也很少在這裡上下車,順著岔路一直到三條橋,要翻過一座山,然後在深深地下到谷底,大概有25分鐘的徒步路程,中間只途徑一戶農家,她家的狗好生兇猛。...

  • 長長地舒一口氣,打開我的“浙南行”照片文件夾,迎面撲來乡间泥土湿润的气息,清泉汩汩的声音响彻耳畔,丛林中星星点点的阳光洒落在心上,石板小路上只有两个人的脚步声在回响……



    照片永遠也表現不了親見的美麗,于我這樣的攝影水平而言更是如此。在我拍下這些的時候,就已經有了這樣的感慨:總是沒有看見的美好。但離開那些美麗的鄉村多日,再翻看照片的時候,又無比慶幸起自己還有個相機了。總還是能充當一個不錯的...

  •     是不是意味著冬眠結束,我爬出來找點吃的——雨確實已經下得人很虛脫了。

    太陽小露了一下臉,我就一副很激動的樣子,似乎等到了世界和平一樣。但還是陰冷的,這大地要被捂熱乎,估摸著還且有段日子。



    3月2日,下雪了,春雪。很意外的是在雪下得正歡的時候,我機緣巧合地出現在喻家山腳下,嘿嘿,而且還帶了相機。



    &n...

  • 昨天晚起床一个小时,赶到办事地点的时候,公务员刚刚下班了。心里顿时烦躁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急着赶着要把事情在昨天全部做完,可偏偏闹铃那么不识时务。只好等待公务员们漫长的午休时间,拼命跟自己说:“没关系,别着急,下午,只要等到下午就好了,你看阳光多么和煦!”真的,原本是乱糟糟让人躁动的大街,我只是转角、拐了个小弯,就看到一条清清静静的巷子,阳光从梧桐树的枝桠上透下来,亮了半边街巷,也给了我勃勃生机。巷子尽头有条熙攘的早点(或者是冬日的午餐,嘿嘿)街,无证照的大锅大灶正在腾腾地冒...

  •     2009年有一个好开头。



        在冷冷的冬天,冒着热气的东西总是能让你从心里暖起来。老余说,冬天是看蒸汽的最好季节,多么应景的提议呀,可以让冰冻的身体和心灵都温暖跳跃起来。我还没有看到过真正的蒸汽机车,虽然一直知道在离老家很近的县城,还有蒸汽机车牵引的小火车。那天爸爸还打电话说,要带家里的客人去嘉阳坐小火车呢,好多外国人多去哦。在这小雪节气里,寻找蒸汽机车愿望更加强烈了。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