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管怎样,我还是不能比炎热起得更早,每天出工的时候,太阳都已经把大地烤得炙热了。只不过在立秋之后,我看见晨光被树林分割的景象,假想如果……这是温暖的,带着薄雾的冬阳。

    建筑学院看门的老师傅已经跟我混得很熟络,仿佛无限智能的打卡机。“今天好早。”“今天要迟到咯。”“今天回来得太晚了。”不管怎样,我还是没有比他老人家起得更早,在种满桂树的小庭院里,他每日都在我到来之前收拾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