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处暑之前,我捧着一大碗凉拌西红柿吹着电风扇边吃边发呆的时候,电台里突然传来了任贤齐的歌——“就算全世界离开你,还有一个我来陪……就算全世界在下雪,就算候鸟已南飞,还有我在这里痴痴的等你归。”突出的任氏风格,短句子,简单的旋律。潮水般涌来我的思念:小明,你要快快乐乐地当妈咪哦!不要生病、不能太劳累、不要太迁就宝宝他爹,要心疼自己要常联系要相信自己。

    多好,任贤齐还在那样唱着,把我带回他许多年前喊着...
  • 不管怎样,我还是不能比炎热起得更早,每天出工的时候,太阳都已经把大地烤得炙热了。只不过在立秋之后,我看见晨光被树林分割的景象,假想如果……这是温暖的,带着薄雾的冬阳。

    建筑学院看门的老师傅已经跟我混得很熟络,仿佛无限智能的打卡机。“今天好早。”“今天要迟到咯。”“今天回来得太晚了。”不管怎样,我还是没有比他老人家起得更早,在种满桂树的小庭院里,他每日都在我到来之前收拾好了...
  •     是不是意味著冬眠結束,我爬出來找點吃的——雨確實已經下得人很虛脫了。

    太陽小露了一下臉,我就一副很激動的樣子,似乎等到了世界和平一樣。但還是陰冷的,這大地要被捂熱乎,估摸著還且有段日子。



    3月2日,下雪了,春雪。很意外的是在雪下得正歡的時候,我機緣巧合地出現在喻家山腳下,嘿嘿,而且還帶了相機。



    &n...

  • 同学在毕业论文的后记里说:“其实,不想走;但这里承载不了我太多的梦想……”毕业论文始终只有后记是我喜欢看的。


  •  



     
  • 打字的时候用古筝或者钢琴曲伴奏,伪装演奏。台灯换一个桔红色的灯罩,伪装阳光和煦低头胡乱地涂鸦,伪装专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