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处暑之前,我捧着一大碗凉拌西红柿吹着电风扇边吃边发呆的时候,电台里突然传来了任贤齐的歌——“就算全世界离开你,还有一个我来陪……就算全世界在下雪,就算候鸟已南飞,还有我在这里痴痴的等你归。”突出的任氏风格,短句子,简单的旋律。潮水般涌来我的思念:小明,你要快快乐乐地当妈咪哦!不要生病、不能太劳累、不要太迁就宝宝他爹,要心疼自己要常联系要相信自己。

    多好,任贤齐还在那样唱着,把我带回他许多年前喊着...
  • 不管怎样,我还是不能比炎热起得更早,每天出工的时候,太阳都已经把大地烤得炙热了。只不过在立秋之后,我看见晨光被树林分割的景象,假想如果……这是温暖的,带着薄雾的冬阳。

    建筑学院看门的老师傅已经跟我混得很熟络,仿佛无限智能的打卡机。“今天好早。”“今天要迟到咯。”“今天回来得太晚了。”不管怎样,我还是没有比他老人家起得更早,在种满桂树的小庭院里,他每日都在我到来之前收拾好了...
  •     是不是意味著冬眠結束,我爬出來找點吃的——雨確實已經下得人很虛脫了。

    太陽小露了一下臉,我就一副很激動的樣子,似乎等到了世界和平一樣。但還是陰冷的,這大地要被捂熱乎,估摸著還且有段日子。



    3月2日,下雪了,春雪。很意外的是在雪下得正歡的時候,我機緣巧合地出現在喻家山腳下,嘿嘿,而且還帶了相機。



    &n...

  • 同学在毕业论文的后记里说:“其实,不想走;但这里承载不了我太多的梦想……”毕业论文始终只有后记是我喜欢看的。


  •  



     
  • 打字的时候用古筝或者钢琴曲伴奏,伪装演奏。台灯换一个桔红色的灯罩,伪装阳光和煦低头胡乱地涂鸦,伪装专研
  •   端午节

     

    节日的传说总是诱人的。因亡灵而生,因神明而起,还有那些因香烟缭绕、贡品翻腾而喃喃自语的祈愿,总是能让人内心深处的情感升起来,“若你本是愉快着的,你就更加愉快;你是忧伤着的,你就更加忧伤”。 

     

    深夜的梦里,遇见高一时最欣赏的优秀女孩,还是那样淡淡地笑,还是长长的马尾辫,还是谦逊地提问,亲切地与我谈起未来……多希望这是真的呀。梦里的我会心地笑着,目睹她的快乐健康,对自己说:“是谁说她已经离去了?是谁说第二次高考前她在江边选择了放弃这个世界?她依然亭亭玉立,一如从前啊。”这个梦,一直还在吧。她许是真到了另一个世界,在我们看不到的空间里继续着她的追寻;一定是。

     

    青衣江有没有龙舟赛?包一个粽子,寄给江水。门边悬起的艾草,挂在窗外的菖蒲,鼓鼓的香囊和那些五花八门的节日道具,借着它们的力量,让不同时空维度中的我们都相见吧。梦这个水晶球,转动着;停在某一个角度,折射我心中的思念;球面展开,如水面轻轻荡漾开来,镜子内外,都是安心的微笑。

     

    愿,一切安好。

     

  • 学校(我指华工)的露天电影场今天开始恢复放映。

    生意看起来还不错,很多人还希望能有那个卖冰棍和瓜子的老婆婆出现。这一周竟然周五、周六、周日三天都放,我觉得太多了,放两天就足够。

    同步报道一下本周影讯

    周五《拳霸》《后备甜心》
    周六《南极大冒险》 《理发师》
    周日《战鸽总动员》《一球成名》

    周五中午在ZS(紫崧)\YY(韵苑)以及主校区(沁苑附近)摆桌子卖票, 在电影开场前3个小时(下午四点)在电影场外面卖票 。票价二元。

    有没有好影片呢?有的话我明天也去凑凑热闹,呵呵。记得大一的时侯还在露天电影场看过《心语心愿》,很有感觉的说。废弃好多年了,难不成怀旧以成流行?现在的年轻人都住上公寓了,还唱不唱《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或者即便是哼着“关于爱情你只字不提……”恐怕也再不想回到翻上爬下每个季节都需要翻箱倒柜的一次的生活了吧?

    因此,下个星期、或者再下个星期,是带着蚊香还是花露水去看露天电影呢?(不是要故意泼冷水啊)

    我家楼下的空地是一个电影院
    在夏天的夜晚它不再出现
    如今的孩子们已不懂得从前
    那时候的人们陶醉过的世界

    我长大时看着他们表演着爱情
    当他们接吻的时候我感到伤心
    在银幕的下面孩子们做着游戏
    在电影的里面有人为她哭泣

    啦......

    城市里再没有露天的电影院
    我再也看不到银幕的反面
    你是不是还在做那时的游戏
    看着电影的时候已看不见星星